虎年第一罚!昔日“肥料大王”金正大三年造假231亿被罚750万!

2022-02-19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沈童 济南报道

近日,中国证监会公布的2022年首份罚单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根据处罚书显示,昔日的肥料大王——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正大”)被罚款150万元,以董事长万连步为首参与造假的7名公司高管被罚款共计605万元,并被处以市场禁入措施。而金正大受罚的原因则是其堪比乐视网的财务造假。

(来自:中国证监会)

3年财务造假231亿

根据证监会调查,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金正大及其合并报表范围内的部分子公司通过与其供应商、客户和其他外部单位虚构合同,空转资金,开展无实物流转的虚构贸易业务,累计虚增收入230.73亿元,虚增成本210.84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9.89亿元。

具体来看,2015年虚增营业收入24.65亿元,虚增成本23.05亿元,相应虚增利润总额1.59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2.20%;2016年虚增营业收入84.73亿元,虚增成本74.27亿元,相应虚增利润总额10.45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99.22%;2017年虚增营业收入61.31亿元,虚增成本56.8亿元,相应虚增利润总额4.5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48.33%;2018年上半年虚增营业收入60.04亿元,虚增成本56.7亿元,相应虚增利润总额3.34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28.81%。而上述情况导致金正大披露的《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半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虽然从金额来看,金正大造假并没有超越乐视网,但其时间相较于乐视网来说显然相当之短,因此造假金额着实巨大,着实令人唏嘘。

盲目扩张,昔日化肥大王跌落神坛

资料显示,金正大成立于1998年,曾是国内民营化肥龙头企业,2010年9月在深交所上市,主营复合肥、缓控释肥、水溶肥、生物肥、土壤调理剂等土壤所需的全系产品及为种植户提供相关的种植业解决方案服务。公司连续多年复合肥行业销量居首位,是国家创新型企业、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其复合肥连续8年销量居行业之首,中国最大的高端化肥生产商,公司实控人万连步一度被称作“化肥大王”。

在此次公司“暴雷”之前,金正大的营收曾连续7年保持正增长,2010年~2015年,金正大的净利润从3.14亿元涨至11.12亿元,增长了近3倍。也正因此,该公司股票也曾一度被被视为“大白马”。记者复盘股票走势发现,从2010年开始,金正大股票从12元左右的价格一路稳步上涨,在2015年,该公司股价涨至58.25元的历史最高点,市值一度超过530亿元。

(金正大曾一度被视为“大白马”)

值得注意的是,随后的金正大开始盲目扩张,增加公司支出。但随着我国复合肥市场需求的逐渐饱和,大举扩张之后的金正大开始遭到反噬,产能过剩,产品大量积压,无疑对公司业绩造成冲击。从2015年开始,金正大的净利润从11.12亿元一路下滑至2020年亏损33.66亿元。

(金正大近年来的财务数据)

股价直接反应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伴随着公司业绩的不景气,金正大股价也从2015年的最高价历史高点跌至2020年的最低价1.02元,跌幅超过98%,市值蒸发约500亿元。

或许是为了维持一直以来的行业地位和漂亮的财务数据,金正大开始粉饰公司业绩。在2019年之前,金正大在账面上动的手脚从未被发现,但转折点发生在2019年4月。

(2018年年报被出具“具有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金正大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具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称公司以预付购货款的名义,与关联方诺贝丰(中国)农业有限公司发生大额资金往来。截至2018年12月31日,预付款项余额为37.14亿元,截止审计报告日尚未收到货物。因审计范围受到限制,无法判断预付款项的性质及可收回性,以及对公司财务报表的影响。

同时,公司与日照昊农贸易有限公司、临沂绿力商贸有限公司等单位发生较大金额资金往来,并通过预付款项核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预付该等单位款项余额6.08亿元。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金正大净亏损达33.61亿元,净利润下滑超过300%;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0.53亿元。同时,金正大目前还面临着严重的流动性危机,公司的债务已远超公司账面货币资金。

寻求自救,进行重组

而从2020年开始,站在悬崖边上的金正大开始寻求自救,进行重组,至今已经召开了三次债权人会议。如果重整之路不顺利,控股股东破产,对上市公司来说或将是压垮骆驼的致命一击。

去年11月,金正大发布《关于控股股东重整进展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重整计划协商未能如期完成。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协商无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金正大”)存在被宣告破产并转入破产程序的风险。

2020年12月31日实施的史上最严退市新规规定:“重大违法财务造假指标,连续2年财务造假,营收、利润、净利润、资产负债表虚假记载金额总额达5亿元以上,且超过相应科目两年合计总额的50%”就满足退市要求条款。

破产重组之路一波三折,困难重重

为化解风险,2020年12月11日,金正大收到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的《告知函》及转发的临沭县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决定书》,临沂金正大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已经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仍具备重整价值”为由,向临沭县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书。

临沭县人民法院作出了《民事裁定书》和《决定书》,受理临沂金正大的破产重整申请,并指定由当地县政府相关部门成员及中介机构组成金正大风险化解工作专班担任临沂金正大管理人。

在2021年1月29日,金正大与临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临沂城投”)、临沭城乡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临沭城投”)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临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临沭城乡建设投资集团共同发起30亿纾困基金,用于临沂金正大的破产重整,试图挽救这家临沂当地的老牌企业。

重整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前三次债权人会议上,各种阻力不断。金正大表示,公司已从三方面采取措施,助力控股股东实现重整。一是聚焦主业以自救,2021年6月2日,金正大公司控股子公司康朴投资拟以1.52亿欧元的价格出售23家园艺业务公司100%股权,剥离园艺业务;二是关联方诺贝丰通过资产、存货、现金等方式累计偿还20.15亿元,只剩4.97亿元尚未归还;三是2021年上半年,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4594.25万元,向深交所提交了撤销公司股票退市风险警示申请。

但债权人并不认同。根据2021年三季报显示,在诺贝丰偿还前期预付款后,尚有近33亿其他应收款项。而在今年9月6日上市公司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时披露,诺贝丰占用25亿外,尚有其他应付56亿元。对此,公司分别计提2.5亿和24.5亿坏账损失。

虽然诺贝丰已偿还20余亿,同时承诺9月30日前偿还剩余5亿,但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会计师核查意见虽然承认检查诺贝丰10.46亿元抵债资产的评估报告、资产交割手续、相关产权登记证;同时已于2021年5月10日至5月21日收到了还款资金及3.99亿存货抵债入库单,但结论却是“我们无法对诺贝丰5.7亿元还款的资金来源以及诺贝丰3.99亿元抵债存货价值发表核查意见。”

而根据2021年三季报显示,金正大总资产约为160亿元,净资产仅为62亿元,这其中还包括32亿的其他应收和21亿的存货,而这两项已占到净资产的85%。

而最后一次对重整计划草案修正案的表决是临沂金正大破产重整程序中对重整计划的第二次表决,如果临沂金正大第四次债权人会议不能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修正案,且法院未能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修正案,则临沂金正大有被宣告破产并转入破产清算程序的风险。

还记得上一个造假百亿的康得新,如今已经退市,成了“康得退”。而如今,这个昔日的“化肥大王”跌落神坛,市场和投资者也是一片唏嘘,其未来将走向何处,海报新闻记者将持续关注……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