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定州叮咛店镇张红恩父子殴打防疫工作者为何至今逍遥法外?

2020-04-30

    

    我是河北省定州市叮咛店镇崔蒲庄村疫-情防-控监测站志愿者蒲月贞,在执行疫-情防-控任务时对本村村民张伟外出未戴口罩进行劝阻,遭其父子辱骂、恐吓、殴打致伤住院,目前我还在医院接受治疗,从报警到现在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公正处理,我和家人的生活和身心健康造成极大影响。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我作为一个普通村民,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了村疫情防控志愿队,认真落实上级对村、社区疫-情防-控工作要求,昼夜奋战在公共场所消杀、管控监测站点等一线,忠诚履行使命,为广大村民站好岗、尽好责,并督促村民“少出门,戴口罩,勤洗手,搞好个人卫生”。
  在疫情防控攻坚阶段,各级防-控举措进一步压紧压实,各地各部门三令五申,但我村仍有极少数人拒不配合防疫工作要求,甚至以身试法——我村原党支部-书-记张红恩与儿子张伟就是其中之一。
  2020年3月5日晚九点多,我正在村东口防-控站点执勤,张伟和他的父亲张红恩未戴口罩闯入防役站点帐篷内,对我进行报复性恐吓、殴打和辱骂(记恨我之前劝阻其未戴口罩出门)。“我就是不戴口罩,就是不服你,我打了你不就是拘留十五天吗,出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张伟嚣张地说。当时,张伟父亲张红恩做为一名党员,不但不对其子的暴力行为进行劝阻,还一起对我进行打骂。
  由于张伟家势力太大,在场村民都敢怒不敢言。我没有办法只能忍着疼痛拨打110报警,后来在场的村-书-记接到我镇派-出-所的电话,电话称“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吧!”
  “打了我为什么不现在来,为什么要推到明天?”我生气地对书记说。
  于是,村书记又无奈地给叮咛店派-出-所致电称“当事人很生气…”,这样,警务人员才来到现场并了解完情况后说,“先去看病吧…”。


 

   因迟迟没有结果,3月9日上午,我家人给村-书-记打电话说,“如果今天2点没有结果,我就向上面告状了!”于是,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我镇派出所来人将张伟带走。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第二天叮咛店派出所以“张伟发烧37.8度为由”让镇政府把其送入镇医院检查,结果到医院后检查没任何问题,最终镇政府把其送回家“完美”结案。
  因本人不服张伟父子“不遵守疫情防控并暴力打人”没受到应有处罚,我给定州市市局多次打电话反映情况,市局告诉我“已对他隔离了两天…”给定州市疫-情防-控办公室打电话答复称“已经处理过了…”就再也没有下文。
  张伟、张红恩父子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致全体村民生命健康于不顾顶风违法违规,劝阻后不改正,反而暴力伤害执勤人员,被害人至今仍在医院治疗,其未向被害人赔礼道歉,没有认罪悔罪,没有负担医药费,没有被处罚金,被派出所带走第二天就以“发-烧”放回。对此,我们村民们都质疑,如果张伟确实发烧了,难道就不用进行集中医疗隔离吗?难道就因“发-烧”就不对其违法行为处罚了吗?其父张红恩打了人也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吗?张伟回来后到村里耀武扬威的对别人说“我前脚进去后脚就回来了!”这是挑衅国家法规还是炫耀其所说的“上面有人”?张伟、张红恩父子为何如此猖狂和仗势欺人藐视法律,是不是要查查他所说的“上面的人”?
  我作为一名防疫志愿者本是一心为民,虽然我被打住院了,虽说张伟父子还在逍遥法外,但我仍愿意相信党和政府,仍然相信正义会战胜邪恶,因为我看到了我国大部分省市职能部门重拳打击了暴力妨碍疫-情人员执法的案例,大部分暴力行凶的人都受到重罚。所以,我有信心,政府和媒体能为我这个弱势群体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反映人:定州市叮咛店镇崔蒲庄村疫情防控监测站志愿者 蒲月贞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